5月 28, 2022

新闻101 – News101

新闻101是一个关于最新消息网站 – News101 is the site to provide fun and great media news.

COO离职、亏损逐年扩大、股价下坠……优刻得的变脸游戏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 concept. Streaming video. Video library.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撰文 | 清风明月  编辑 | 珏珏

  来源:银杏科技

  COO离职、最近两年亏损逐年扩大、股价如断线风筝般下坠,一系列“变脸”事件令人目不暇接。

  优刻得究竟怎么了? 

  头顶科创板“第一云计算”金字招牌光环,优刻得已经上市2年零4个月,目前很显然走到决定未来命运的十字路口。

  股价“变脸”

  优刻得创立于2012年,其官方对外宣传口径,是国内领先的中立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

  2020年1月,优刻得登录科创板,股票发行价33.23元,股价最高峰时曾达126.3元。但是此后一路下跌,如今其最低股价11.82元,只有发行价的35.6%,最大跌幅超过90%。

  虽然科创板指数同期最大跌幅达54.8%,但与优刻得同期上市的公司中,仍然有不少股价在上涨,优刻得的跌幅之大,完全出乎预料。

  A股市场对优刻得这样的云计算公司,估值一般是采取企业价值倍数(EV/S)、 市销率(P/S)等收入类的估值指标。

  而优刻得上市后2020、2021年营收分别增长超62%和18%,收入快速增长,股市却没有按照收入类估值指标来衡量其价值,难道是市场“变脸”?

  云计算行业确实今非昔比。

  2008年由亚马孙首先上云,2010年马云认识到它是企业未来发展的主要战略方向之一,阿里云应运而生,国内云市场由此拉开群雄逐鹿的帷幕。

  优刻得创立时间早,以中立云厂商的策略在云计算领域站稳脚跟,并在2015-2018年获得蓬勃发展。

  但是最近几年行业开始逐渐向头部云厂商集中,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巨头形成第一梯队,不断蚕食其它厂商的市场份额。

  由于在基础设施服务、以及增值服务(SaaS)这些方面都不占优势,优刻得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排名也不断下滑。

  根据IDC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优刻得在公有云市场的份额持续下滑,2015年-2018年分别为4.9%、4.6%、4.3%和3.4%。从2019年至今,已经掉出前五的行列,不再单独列示,与其他厂商一并被归为“其他”。

  市场份额被不断挤压,优刻得的品牌价值大打折扣。不过,最让投资者受伤的莫过于业绩变脸。

  据数据显示,优刻得上市前的2017、2018、2019年持续保持盈利,上市后这一切就变了。2020、2021年优刻得净利润分别为-3.49亿元、-6.33亿元,2021年亏损同比增长70%以上。

  实际上,优刻得在2015、2016年也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6年亏损了21,086.20 万元。或许是为了早日实现上市, 优刻得才出现2017-2019年连续三年盈利的情况。

  优刻得2020年上市后,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等逐年大幅上涨,费用成本率也逐步上升,2020年、2021年、2021年1季度分别为22.61%、26.44%、34.28%。

  与公司亏损持续扩大形成对比的是,优刻得营收的持续增长,2020、2021年分别达到24.55亿元、29.0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2.06%、18.17%。

  增收不增利,不是好兆头。

  难逃低毛利

  优刻得创立之初,COO华昆接受媒体采访时,特别提到公司是中立云厂商,不会和阿里云、腾讯云等巨头正面对抗,会差异化选择价格优势的腰部客户,和能发挥中立性的头部客户。

  凭借这种经营思路,优刻得又踩在了手游行业2013年崛起的风口,迅速介入行业腰部,很快便获得行业内中立云厂商的领先地位。

  2020年优刻得上市时,恰逢新冠爆发,各个行业如音视频、在线教育、远程办公、游戏等对云计算的需求短期快速扩大。

  尤其是各个行业的头部公司,基于数据安全和独立性要求,对云计算的需求更是强烈。

  阿里云、腾讯云等在疫情期间,获得数倍增长。优刻得也看到了其中巨大商机,意欲从巨头们口中分一杯羹,迅速扩大了云分发等业务规模。

  据其招股书及年报披露,优刻得来源于云分发业务的收入规模已经由2016年0.20亿元,扩大至2020年的8.05亿元,所占公司营收比例也由3.88%增至32.80%,对公司营业收入的增长有着重要“贡献”。

  但这种营收快速增长,源于优先选择大幅降价扩张市场份额的经营战略,与优刻得2020年上市时,向投资者承诺的“优先选择扩大市场规模,兼顾一定利润空间”的经营理念有较大出入。

  从巨头口中抢食,优刻得靠的是产品大幅降价,这也导致销售毛利率大幅滑坡。

  2019年优刻得销售毛利率为29.04%,但是到了2020年毛利率就降低到8.55%。

  2020年优刻得虽然通过降本控制费用,但由于毛利率大幅降低,营业利润、净利润都为负数。

  优刻得云分发等业务规模的扩大,使其公有云收入增长较快。

  2020年优刻得公有云收入18.04亿元,同比增长50.6%,占营收比例为73.48%,公有云的毛利率5.84%,比2019年同比降低25.41个百分点。

  靠降价策略吸引客户,本身议价空间就不大,优刻得的低毛利率将成为趋势。这显然和优刻得此前坚守的市场策略背道而驰。

  靠降低销售毛利率,大幅让利给客户实现的增长,没有在拓展业务中始终坚持兼顾一定利润的策略,为优刻得后面的发展埋下隐患。

  优刻得2021年销售毛利率只有3.34%,比2020年再次降低5个百分点。营业成本和营业收入几乎相同,而2021年的费用成本率25.9%也比2020年上升超4个百分点。导致净利润大幅亏损达6.33亿元。

  优刻得为了扭亏,也采取了不少措施,其中包括建立数据中心等,从而降低租用机柜的和营业成本。

  不过,这条路很可能走不通。

  建立一个完整的云计算数据中心,耗资将超过20亿元,如今优刻得固定资产为14亿元左右。每年折旧都抹平了数据中心建成后,几千台机柜带来的费用节省。

  随着第一集团云计算厂商大规模建设数据中心,未来营业成本降低,导致云计算产品价格更加走低。

  而巨头的客户中,也有很多与优刻得的客户重叠,因此优刻得的公有云产品被动降价是必然的,其销售毛利率还将继续降低。

  不过优刻得CEO、董事长季昕华对公司一直抱有强烈信心:“云计算大格局已定,很难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一些巨头甚至可能提前退场。”

  目前阿里云2021年营收已经突破600亿元,华为云、腾讯云等2021年的营收都超过了200亿元,而优刻得2021年的营收不过29亿元。

  结尾

  季昕华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数据安全流通平台“安全屋”有望打开公司未来的新增长空间,公司预计2024年实现盈利。

  实际上,“安全屋”等产品更多运用于私有云业务,在优刻得的营收中占比较小。不仅对公司利润影响有限。同时在争夺市场份额方面,这些产品带来的帮助也很小。

  因为优刻得私有云及其他的营收占比逐年降低,毛利率却在提高,混合云的营收占比在逐年提高,而毛利率却在不断降低。

  私有云及其他的营收占比2020年、2021年分别为14.03%、8.63%。混合云的营收占比2020年、2021年分别为12.29%、15.74%。

  私有云及其他的毛利率2020年、2021年分别为14.38%、18.65%。混合云的毛利率2020年、2021年分别为16.8%、11.08%。

  优刻得最能赚钱的私有云营收占比不断降低,2021年已经处于最低水平,公司资源也没有汇聚在赚钱业务上。

  扭亏策略的再次转变,但愿好钢能用在刀刃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