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7, 2022

新闻101 – News101

新闻101是一个关于最新消息网站 – News101 is the site to provide fun and great media news.

特斯拉又抓出间谍:俄裔工程师亚历山大,被控窃取超算机密

Business Newspaper on wooden desk with glasses and coffee cup, Daily Newspaper mock-up concept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万博

  来源:智能车参考(ID:AI4Auto)

  特斯拉:又有间谍想要偷我的商业技术机密!

  这次还是特斯拉最新的秘密武器:超级计算机Dojo。

  就在最近,特斯拉对一位刚刚离职的工程师提起诉讼,声称这位工程师利用职务之便,盗取其超算Dojo的核心机密。

  并且在被发现后还拿出“假电脑”企图掩盖罪行。

  不过,对于这位工程师到底盗取了哪些机密,以及盗取之后的用途,特斯拉表示:

  我不知道,反正他就是偷了。

  还是跟特斯拉处理其他间谍案的操作一样,没有直接证据,我先告了你再说。

  有意思的是,这次还是一位“俄罗斯姓名”的工程师。

  前工程师盗取超算机密?

  被特斯拉指控偷机密的前员工,是Dojo超级计算机的热管理工程师,名叫亚历山大-亚特斯科夫(Alexander Yatskov)。

  据悉,这位亚特斯科夫,于今年1月入职特斯拉。

  主要的工作职责,是对不同的热管理设计进行模拟,以此来促进Dojo超级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功率、安全以及成本方面的性能。

  根据特斯拉的说法,亚特斯科夫有机会接触到特斯拉的核心机密——Dojo的冷却信息和其他与神经网络训练超级计算机有关的信息。

  并且还有人发现亚特斯科夫的工作电脑中,有与其个人设备往来的电子邮件,邮件所涉及的内容,有关Dojo的核心机密。

  这种做法,违反了特斯拉相关的保密协议。

  而特斯拉事后对亚特斯科夫进行内部质询时,承认在自己的设备上储存了机密信息。

  特斯拉还表示,公司要求亚特斯科夫上交涉及机密的个人设备,以便能够恢复被盗取的机密数据,但亚特斯科夫却玩了一招狸猫换太子:

  交给公司的不是他经常用的个人电脑,而是一台2020年的旧电脑,特斯拉被盗取的核心机密,在这台“假”电脑上压根找不到。

  也就是说,特斯拉对于亚特斯科夫的诉讼,除了后者承认个人设备上确实储存了机密信息之外,对于到底盗取了什么核心机密,是什么目的这些关键证据,一概不知。

  反正就是,我知道你有这个嫌疑,但我没有证据,所以先给你送上法庭再说。

  整个间谍事件的来龙去脉,大概就是如此,不算复杂。

  但特斯拉上次有这样的怪事,也是一样的怪——跟美国国内氛围步调一致。

  亚历山大-亚特斯科夫(Alexander Yatskov)典型的俄罗斯裔族名字。而且按照特斯拉诉讼披露,亚特斯科夫的居住地址,位于加州曼特卡。

  公开资料显示,还真有一位能对上号的同名同姓同地区的冷却系统专家,此前还担任过莫斯科国立技术大学的工程教授。只不过这位亚特斯科夫的工作履历中,没有更新特斯拉相关的履历。

  这位亚历山大-亚特斯科夫,最近的工作经历显示是瞻博网络(Juniper Networks)的首席热管理工程师。这个瞻博网络,则是一家大型的通讯网络设备公司,与超级计算机并没有直接关系。

  唯一跟超算有关的工作经历,是15年之前,在超级计算机制造商Cray担任热管理工程师。而且据外媒Ars Technica报道,其就间谍案事件联系这位亚历山大-亚特斯科夫后,得到的答案是:无可奉告。

  所以林林总总蛛丝马迹来看,基本也能肯定,特斯拉现在告的就是这位前莫斯科国立技术大学的工程教授了。

  当前在美国起诉俄裔前员工,啧啧啧……DDDD。

  特斯拉无间道,这不是第一次了

  特斯拉针对商业间谍的起诉,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甚至有种“天下皆贼”的意思。

  在此之前,包括明星自动驾驶公司Aurora、Zoox、以及被称为特斯拉杀手的Rivian等等,都曾因为离职人员盗取核心技术的问题,与特斯拉对簿公堂。

  除此之外,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就是特斯拉起诉前员工曹光植一案。

  该事件发生在2019年3月。

  当时特斯拉将前员工曹光植告上法庭,同时连带的,还有曹光植的下家小鹏汽车。上诉理由,是小鹏汽车伙同从特斯拉跳槽过去的前员工盗窃其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商业机密。

  据称这位曹光植,曾经是特斯拉AutoPilot团队核心成员,拥有算法源代码的访问权限,而特斯拉指控曹光植从2018年开始,向自己的iCloud账户上传“特斯拉Autopilot相关的源代码完整副本”。

  同时曹光植在拿到小鹏的offer后,还删除了自己工作电脑上的12万个文件,同时清除了在离职之前的浏览器历史记录。

  此外,特斯拉还指控,曹光植还在离职之后的一个月,将Autopilot团队的另一位成员挖到了小鹏汽车。

  梳理一下特斯拉上诉的逻辑就是,曹光植从特斯拉离职之后,会将Autopilot的核心机密与小鹏汽车进行分享使用。

  最终,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拉扯之后,这桩间谍案才以和解的方式告终,而根据长达2年的调查结果:

  曹光植承认在个人云端备份了特斯拉的AutoPilot代码,但并未向第三方提供代码,而且在拿到小鹏offer后,曹光植就删除了备份代码。

  同时特斯拉也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曹光植备份行为,与小鹏汽车有任何关系的证据。

  虽然是最终和解,但并非皆大欢喜,曹光植因为2年的诉讼期无法在小鹏正常工作,最后双方被迫解除合同。

  小鹏汽车虽然也得以清白,但那几年打官司的时间里,一直没有摆脱“偷技术”的污名,甚至一度被起外号“小偷汽车”,有苦难言。

  以及再补充下时间,2019年,美国总统是特朗普,正在太平洋两岸的关系里大搞特搞,华裔人才那时也是备受针对……

  今日之亚历山大,昨日之曹光植。

  从现象和结果来看,特斯拉真的很会。但特斯拉的技术真就被一直觊觎吗?不知道,因为特斯拉众多商业间谍诉讼案到了最后,通常就2个共同点:

  首先是没有直接证据,经常长期拉扯最后和解。

  包括与自动驾驶玩家Aurora、Zoox、以及与同为主机厂的Rivian和小鹏汽车,最终的结果都是因为特斯拉拿不出证据实锤,最后要不和解,要不驳回上诉。

  以至于Aurora创始人、知名自动驾驶创业者厄姆森就说了,起诉打官司,把对方拖入旷日持久的诉讼,再在过程中动用舆论影响力造势……是特斯拉一贯的手段了。

  怎么说呢?任正非都在读的《美国陷阱》,讲的就是这样的商业竞争手法。

  其次,特斯拉的间谍案,往往都出现在其新业务、新领域中。

  比如跟小鹏、Aurora等打官司,是因为自动驾驶;上诉亚特斯科夫,是因为超级计算机Dojo。

  无论是特斯拉的哪个领域,放在当时的节点,特斯拉都是“新入局”者,都还不算是业内领头羊……但诉讼一起、话题性一高,传着传着特斯拉在这个领域里的品牌就响亮了。

  也有虾仁猪心的说,起诉前员工,实际就是为了招聘新员工啊。

  怎么说呢?看不懂,逻辑上也有点绕,但细品的话,越品越觉得有点道理。毕竟商业间谍,不都是从“领先者”那里偷师和输送技术机密给“落后者”么?

  One more thing

  不过,说到偷师和输送……今日特斯拉最热的话题,还是“马一龙”本身。

  没错,有人“偷师”马斯克的技术,但没想到还有人模仿马斯克的脸?

  就在今日,中国版马斯克登上微博热搜第一,因为马斯克在推特上看到一位酷似马斯克的中国人后喊话:

我想见见这个人(如果他是真的),最近有了deepfake技术真的难分辨真假。

  而这位中国版马斯克看到推文后,很快也在微博上隔空深情喊话:

我就在这里,我也很想见你,我爱你。你是我的英雄。

  一张对比照看下来,虽然不知道别家在技术上模仿马斯克像不像,但这张脸,属实是复制了源代码,才能有的效果。

  之前马斯克第一次看见这张脸,还笑称:

  我说不定祖上有点中国血统。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