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8, 2022

新闻101 – News101

新闻101是一个关于最新消息网站 – News101 is the site to provide fun and great media news.

游戏版号来了,我仍选择离开

Social networking concept.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宛其 编辑/李秋涵

  来源:深燃(shenrancaijing)

  游戏行业等了8个多月,终于在今年4月迎来版号重启的消息。

  身处其中的职场人,终于看到行业曙光。在脉脉上,一些游戏人表示游戏圈要过年了,断言“铜三银四”结束,该迎来“金五银六”了。一些正在找工作的职场人也在积极询问游戏公司内部人员,公司是否释放新岗位,求拉等。

  在此之前,2019年-2021年游戏版号下发数量分别为1545、1405、755,三年持续递减。由于停发原因,2021年全年版号数量同比减少了46.26%。这次版号重启,仅开放了45个。

  金五银六真的来了吗?

  版号相当于一款游戏的通行证,如果拿不到,游戏无法在国服区上线,游戏公司就不能通过销售数字商品等形式变现,前期的投入也无法正常回流。

  在等版号的日子里,游戏从业者的选择在减少。不少中小游戏公司停止招人,而头部游戏公司为了开源节流,也在缩减部分游戏项目。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网络游戏相关注销企业已超4300家,今年截至5月6日,注销企业超过了1060家。新增注册相关企业也在缩减。截至4月22日,2022年网络游戏相关企业新增注册超160家,同比减少87.66%。

  过往被高薪吸引来游戏行业的年轻人,面临招聘岗位减少、求职难的窘境,而在职的从业者,游戏项目更新迭代下,职场竞争压力也在变大。

  01 版号来了,一些游戏人已经离开。

  版号来了,游戏人的去与留

  95后李理原本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二次元游戏运营,去年,他所在的游戏项目被砍,就一直在投递简历。“一键投递了很多公司,连一个面试机会都没有”,他用“惨淡”来形容去年找工作的经历,期间只能用花呗和信用卡养活自己。

  找工作的半年时间,李理干脆换了求职思路,离开游戏行业,转型做剧本杀游戏设计。“做手游的游戏设计和文策思路,可以挪用到剧本杀游戏里”,李理说。

  游戏行业正在进行一次洗牌。中信证券研究解读,游戏行业的政策导向是,坚持优质内容向游戏和降低游戏成瘾性战略、加强未成年人保护、鼓励出海将成为游戏行业未来长期发展路径。一位分析师提到,版号停发确实对游戏厂商冲击较大,但这也是对过去游戏产业追求换皮和山寨等问题的加强监管。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21-2022中国游戏企业研发竞争力报告》,2021年游戏人才经历了新一轮的内部调整,部分企业也由扩张阶段进入收缩转型阶段。2021年下半年游戏研发人员的社会招聘需求,同比大幅下降,总体招聘需求下降23%。

  有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很多项目组由于拿不到版号解散,这其中甚至有投资过亿的项目。“拿不到版号,公司降本增效,不能白白养着这批员工”,他说。

来源 / 视觉中国

  某头部大厂的游戏项目管理Anata说,从去年开始,大厂游戏部门的招聘名额在减少。“我所在的项目组从去年就没招过新人,整个游戏大部门,也没有新的项目立项”,她说。

  这次大浪淘沙,也有人犹豫是否主动离开。

  游戏行业本就是一个高强度的行业。一位游戏运营提到,要是赶上公司新项目上线,凌晨三四点才下班是常事,“晚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叫货拉拉”,他说。

  2019年腾讯发布的《腾讯游戏从业者调查报告》显示,58.9%的受访者表示天天加班,35.9%的受访者表示经常加班,5.2%的受访者表示偶尔加班,从不加班的受访者人数为0。

  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说,版号解禁,的确让很多同行看到希望,不过,他认为,未来版号发放或许会越来越严格。“与其整天提心吊胆,不如早早地做好规划”,他说,很多同行也有类似的想法。

  游戏行业氛围年轻,一些30岁以上的“高龄”游戏人本就焦虑。有职场人从游戏公司离职之后选择当老师,一个相对轻松稳定的职业,彻底离开了游戏圈。

  02 求职更内卷,

  头部大厂门槛越来越高

  有人离开,有人彷徨,但不可否认,在高薪的吸引下,游戏行业仍是部分年轻人的第一选择,但竞争变得更激烈。

  “没想到招聘这么卷”,一位应届生说,今年春招,面试时遇到的竞争者,大多在大学就开始制作小游戏、参加各类游戏项目。在学历上,都是研究生起步,他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

  一位头部游戏公司的内部人士表示,他经常在脉脉、小红书、抖音上发布招聘内推信息,版号放开之后,公司对外的招聘岗在逐步开放,他从4月份开始,收到不少内推简历,很多人来找他咨询内推。“邮箱每天都会收到不下5份简历”,他说。

  毕竟这里的薪资诱人,福利待遇堪比大厂。根据智联招聘春节后第四周对招聘薪酬的统计,网络游戏以每月平均12135元薪资,在互联网行业排名第二,仅次于技术岗。Anata说,在一些营收不错的游戏项目组,最多能拿到二十多个月的年终奖。在研发等核心岗,工作5-7年“年薪百万”不会让人觉得惊讶。

来源 / unsplash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从业者都在被争抢。伽马数据提到,在收缩转型的压力下,具备核心竞争力的高级/资深游戏研发人员,在社会招聘中更得到重视。2021年在程序、策划和美术三类职位中,3-5年工作经验的高级研发人员招聘需求最高,需求缺口较大。在游戏精品化的压力下,游戏企业将更注重高级/资深游戏研发人员的储备和培养。

  同时,版号的不确定性,让一些游戏公司在招聘上更慎重。一位猎头表示,他服务的游戏公司,招人的第一标准是学历,基本都得是研究生,在这之后,才看有没有游戏方向的实战经历。

  Anata在一家头部互联网大厂,她说,给公司投简历的人越来越多,只能通过硬性的标准来筛选,甚至会细化到求职者学校在全国排名是第几名,“从开发、运营,到策划,各个部门的招聘门槛都在变高”。

  收紧的版号政策,更显出头部游戏公司的优势。

  此前就有行业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游戏行业里,大厂商更有优势,“他们可以投资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来做一款游戏,同时也能承担得起游戏不火、不赚钱的风险,但小厂商既没钱研发也承担不起风险”。当下,版号政策收紧,中小公司面临的挑战更大。

  同时,头部游戏公司在游戏立项时,也在变得越发谨慎。Anata说,国内的厂商,尤其是大厂,正在朝精品游戏方向发展。以腾讯为例,之前一年会发上百个游戏,去年自研+代理共只新增了十几款商业手游,今年规划上有可能十款都不到。“对研发的技术能力、设计人员的设计能力,要求会越来越高”,她说。

  当然,这也与行业环境变化有关。游戏设计李梅对深燃说,现在开项目会议,主管们会拿《原神》这款游戏来做样本,说这款游戏在设计上如何精美,也希望正在开发的游戏有这样的品质。“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她表示。

  03 不想离开的人,能去哪儿?

  版号不下发,部分游戏公司另寻出路。

  出海,已经成为游戏公司势不可挡的趋势。根据中信证券分析,中国游戏出海已经取得阶段性突破,预计2025年中国移动游戏出海收入可达328.98亿美元,未来4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上涨20%,对应2021年空间翻倍。根据媒体报道,在2022年Q1拿到投资的27家公司里,有9家海外企业,占比33%。

  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就在文章中表示,2018年,在第一次游戏版号停发之后,便有许多公司将游戏出海视为救命稻草。在版号第二次停发期间,也有一些游戏公司将游戏出海作为“活下去”的重要方式。同时《原神》等游戏出海成功,也让一些游戏公司加码海外市场。

  具体到职场,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求职者更加吃香,“特别在市场、运营等岗位,更倾向招一些有国外背景的求职者”,一位游戏公司HR对深燃说。

  游戏出海被分为三个阶段,一是直接将国内现成产品发往海外,二是进行更精细的本地化运营和发行,三是针对海外市场做游戏产品的开发,有业内人士表示,行业越来越向第三阶段倾斜。

  不过,一位有海外工作背景的游戏人提到,他原本在海外做游戏策划,因为疫情回国,在投简历时,一些HR和猎头会主动找到他,但他发现,他们更倾向向他推荐海外运营岗位,而坚持做游戏策划,没有多少溢价空间。这也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没达到第三阶段、处在出海第一、二阶段的游戏公司,也不少。此前就有从业者提到,版号停发时期,部分游戏公司将国服内测的游戏,投放到东南亚等海外市场。

来源 / unsplash

  还有一些职场人在关注独立游戏。

  游戏策划木思表示,版号缩紧,对独立游戏、单机游戏的投资或发行的影响不大,这类游戏一般不选择在国服区测试,不需要申请版号,无广告无氪金,游戏开发者依靠玩家买断获利。

  同时,独立游戏近几年也有爆款出现。2021年上线的《鬼谷八荒》,“这种游戏的开发成本不超过一个亿,却带来了超五亿的收益”,木思说。

  97年的木思就投身于独立游戏里。他曾在厦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做游戏策划,想在游戏中有“自我表达”,创作出好的作品,但商业游戏更注重引导玩家氪金。他干脆召集了三位同行,一起做独立游戏的开发。

  伽马数据在上述报告中也提到,国产低成本、重玩法创新的独立游戏取得了飞速发展。原因之一是国内游戏玩家的消费观念,和版权意识发生改变,买断制付费模式的受众群体扩大,低成本、轻商业、重玩法的独立游戏和单机游戏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同时,这也将成为中国游戏走向海外的另一种方式。

  据国游销量吧的推算,2021年国产买断制游戏销量约为27.9亿元,同比增长335%,创十年以来最大增幅。不过对比商业游戏大盘,据《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两者对比,独立游戏仍是小众的分支。

  大游戏公司在节衣缩食,中小游戏公司面临资金周转问题,独立游戏团队也不是年轻游戏人的乌托邦。“对于市场上大部分独立游戏来说,还只是能维持收支平衡”,木思说,对投资人来说,独立游戏回报率还偏低。

  但不论怎样,是瞄准游戏出海,还是转向独立游戏,都正在成为不想离开游戏行业的年轻游戏人的选择。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Anata、李理、李梅、木思为化名。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