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5, 2022

新闻101 – News101

新闻101是一个关于最新消息网站 – News101 is the site to provide fun and great media news.

居家“摸鱼”的第56天,我却最想念办公室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如今,居家办公成为了很多打工人的生活关键词,这其中有“带娃打工”想要逃离的职场妈妈,也有终于能“带薪撸猫”的幸福铲屎官,还有比到岗上班更累的“天选打工人”……居家办公像一面镜子,照出不同打工人的生活百态。

  作者 | 叶丹璇  编辑 | 刘杨

  来源:豹变

  最近一段时间,居家办公不再是一个遥远的名词,更像是游戏世界里高频随机掉落的一个事件,每个人会获得迥异的体验。

  对于居家办公,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饱受居家的困扰,线上沟通的低效让她抓狂;有人幻想着居家办公可以让自己“带薪摸鱼”,最后却发现居家办公变成了24小时全天候“营业”,更加疲惫;也有人终于借居家办公之由,在996中逃出生天,工作之余拥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空间。

  《豹变》联系了几位居家办公中的打工人,记录了他们居家办公的状态和体验。

  和男同事一起居家办公的56天

  东东,某大厂打工人

  居家办公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以前在深圳的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时候,就经常因为忙不过来,节省通勤时间而居家办公。所以刚开始静态管理的时候,我自信地觉得自己可以完美适应居家的工作状态,但被“禁足”近两个月之后,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高度模糊,我还是有点崩溃了。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需要随时及时响应,在家办公时,即使是短暂离开电脑去上厕所或是倒杯水,回来之后发现同事给我留了满屏的言,我甚至都会生出一些奇怪的愧疚感来。

  和我合租的是我的男同事。居家办公近两个月,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朋友都觉得我们“要被关出感情来了”,但我每天都在克制自己跟他“打一架”的想法。

  有一次,我已经下班很久了,领导发来一条工作消息,我本想装作没看见,先不回复,结果门外响起他的声音:“领导在工作群里@你了,有空回一下。”

  我只能边爬起来回复领导,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你就不能当我睡了吗?

  最崩溃的还是因为身处上海,快递和外卖都停摆的情况下,团购成为了保障生活物资续航充足的唯一手段。团长们联系到物资,就会在群里让大家接龙,有时甚至好几个团购同时进行。

  这样一来,我就需要一边回复工作群的消息,一边随时盯着团购群的进展,盘算家里的物资还能撑几天。有些团购的物资比较抢手,数量上又比较稀缺,先到先得,等我暂时处理完工作信息时,人家已经满团发车了。

  被迫每天抢菜做饭的日子里,一直分心去考虑自己的温饱问题成了最影响我工作效率的因素。我们上午10点上班,12点午休。所以我从一起床就要思考中午吃什么,马不停蹄地解冻食物,再在工作间隙分出碎片的时间来给自己备菜,几乎一个上午都没法安心干活。

  和我同住的男同事不仅对团购并不上心,而且一点做饭技能都没有。我就像个老妈子一样,每天不仅要照顾自己的温饱,还要负责顺便喂饱嗷嗷待哺的他。有一次,我工作太忙,让他自己拿包子上锅蒸,结果他竟然把包子放到锅里干蒸。还好我及时发现,把我家唯一一套锅具抢救了下来。

  在这种吃了上顿就要操心下顿、日复一日且看不到头的艰苦日子里,朋友们以为吊桥效应下能发展出爱情,我却觉得容忍室友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气。

  不过我也“报复”了室友一回。某个周末的中午,另一个同事有事找他,我猜他应该是在午休。同事说是个挺急的事儿,我果断地去敲了他的房门:“工作群有消息,回复一下。”

  带娃居家太抓狂,我开始读《庄子》

  陈静茹,某大厂公关

  对我来说,居家办公的挑战之一,是孩子也同时在家上网课。

  最近三年,我的孩子一直断断续续在家里上学。2020年,连续四个月在家上网课,去年的网课也持续了两个月,今年的网课又刚刚开始,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这种情况对一些家长的经济冲击也是比较大的。我有个朋友虽然是工薪阶层,但因为户口原因,孩子只能上北京私立的国际学校,一年的费用至少30万。这三年里在家上网课的时间占去很大一部分,家长原先愿意为之买单的全英文教育环境也被疫情分割得七零八落,费用却并没有因此减免。这个时候家长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网课效果没有面授课的好,加之现在很多都是录播课,孩子也无法和老师有直接、即时的交流。虽然老师说可以随时提问,但低年级孩子的问题意识不强,大多数时候还是要靠家长去发现孩子的掌握情况如何,再和老师沟通。

  低年级的孩子对居家网课这种状态的适应也需要时间,没有了学校的学习氛围和老师的监督,在家里就很容易磨蹭。小孩也很精明,他会“杀熟”,家长重复一百句都没有老师的一句话有效。

  孩子对家长会产生依赖,在家里有做不出来的题目,第一时间是先向家长求救。有时候上网课,网络短暂地卡了一下,他也会一直呼叫我们去处理。

  我和我先生都在互联网大厂工作,本身工作强度就比较大,经常需要不停地回消息。我们没有办法时时刻刻陪孩子上课,或者每次都非常及时地解决孩子的问题。

  居家办公撞上“神兽”网课,我们的各个身份在家庭这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高度重叠了,需要同时扮演家长、老师和企业员工。我有时会对这种凌乱的状态感到抓狂。

  互联网的工作性质使然,居家和到岗的区别并不大。对于我而言,居家办公更考验的是如何处理家长和员工这两个社会身份在时空上重叠时,所带来情绪上的失序感。

  在对孩子发了好几次脾气之后,我开始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日常行为,控制自己的情绪。比如安排出一个时间,一家三口一起做一次瑜伽,或者一起看一场电影、分享一本书,从这些细枝末节处重新找回稳定的情绪。

  这段难熬的时间,我一直在读《庄子》,里面有一句话特别好:“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物而不伤。”意思是,修养高尚的人,心就像一面镜子,对于外物,不要过度担忧或者狂喜,顺应事物本身的规律而不要隐藏,才能不因此劳心伤神。

  受此启发,我也开始思考,既然疫情一时半会无法消失,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利用这个特殊的时机培养孩子的自驱力和独立的学习习惯。比如我会尝试告诉他,越早做完自己必须做的事,就能有越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也算是我从居家办公中获得的一点小小的启发吧。

  居家办公一周,猫已经开始烦我了

  胡苇,互联网公司策划

  我家是“单身妈妈二孩家庭”——我一个人,养了一只银渐层“球球”,和一只小狸花“毛巾”。

  因为我的工作性质,996是常态,007是例外,和家里的毛孩子聚少离多。我们最常见的状态就是在视频监控里相见,球球比较黏人,它甚至每天都会跑到我的枕头上午睡,可能是因为想念妈妈的味道吧。我看着它在我枕头上独自午睡的样子,常常会生出一丝怜爱和愧疚。

  所以宣布居家办公的时候,我满心都只想着终于可以多陪陪家里的小猫了。从五一假期开始,我就在家里和小猫朝夕相处。五天假期里,猫主子还都比较满意我的陪伴,球球更是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我,连我做饭的时候都要跳到灶台上看热闹。

  工作日到来,我依然留在家里办公。居家办公就是摸鱼的温床,又有两只小可爱在旁,我怎么忍得住停下撸它们的手呢。所以虽然我人坐在电脑前,但没隔多久就会把球球或者毛巾叫到我身边,让它躺在我的怀里,或者趴在电脑旁边。

  我一边工作,一边撸猫,工作效率直线下降,但我甘之如饴:反正大家居家办公之后效率都没有以前高了,我混迹其中也没有被发现。就这样,我安然享受了一段时间亲子时光。

  直到昨天,我突然发现,毛巾的毛突然变得很油,就像我们人很久没洗头一样;球球也一副懒懒的样子,叫它也不爱动,一反它们活力四射的常态。我很着急,以为是给它们新换的补剂不合适,连忙停了,又去找同是猫奴的朋友讨论,无果。

  我急得想联系宠物医院,但因为我正在被社区健康监测,也没法正常出门,只能在微信上和医生交流。

  有天午夜,我的朋友突然福至心灵一般,给我发来一条微信:“你是不是撸它们撸太多了?‘毛巾’都给你盘包浆了……”

  终于等到居家办公,我却喜提007

  刘珂,实习律师

  得知北京朝阳区有可能率先实行居家办公的时候,我还在公司审核文件。

  理论上来讲,我的工作时间应该是朝九晚六,但工作一个多月以来,我没有一天在晚上九点半以前踏入过家门。所以,当我刷到朝阳区全区居家办公的通告时,并没有那么焦虑,反而觉得自己能获得一些自由时间。

  但没想到,居家办公之后,因为同事之间的响应效率变低,推进同样的工作反而需要花费比原来更多的时间。

  我们组的一个刚来的实习生是最先被隔离的,他本来在业务上就还没有上手,什么事都要问我,居家办公之后给他擦屁股的活就完完全全落在了我的头上。老板又因为我们省掉了通勤时间,而开始无形中给我派了更多的工作。

  我是刚工作的新人,类似于标书整理这样琐碎的活一般都是我来干,居家办公一天下来,我一直被困在出租屋里小小的十平米房间里,常常会感到窒息。

  我曾经想过摆一会儿烂,结果老板默认我前一天的工作量已经完成,次日又给我派了一样多的工作。短暂的摆烂时光并没有给我带来自由,反而让我第二天“女娲补天”到凌晨12点。

  在公司的时候,还能趁着去打印文件或者在路上的时间摸一会儿鱼,或者在工作的间隙休息一下,吃个午饭。开始居家办公以后,老板不再能在有事的时候直接走出办公室找到我,他的微信消息开始充斥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有一次,中午12点半,我正在给自己煮面条,老板的电话突然打过来。我莫名变得很慌张,一手接电话,一手手忙脚乱地试图关掉轰鸣的抽油烟机,结果不小心把锅盖碰到了地上。场面一片狼藉。

  挂掉电话后,我对着混乱的灶台哑然失笑:这明明是我的午休时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