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3, 2022

新闻101 – News101

新闻101是一个关于最新消息网站 – News101 is the site to provide fun and great media news.

字节上市,抖音先行?

Man using mobile smart phone with global network connection, Technology, innovative and communication concept.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喀戎

  来源/价值星球Planet(ID:ValuePlanet)

  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终于要“露富”了。

图源: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

  2022年5月8日,证券时报网报道,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显示,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为行文方便,下文仍称“字节跳动”),生效时间为两天前。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旗下的多家公司也接连被贯之以“抖音”的名号。

  字节跳动改名并不是偶然。2022年4月25日,字节跳动官方宣布,空缺五个月后,首席财务官(CFO)迎来了新的主事人——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高准。据了解,高准曾为100多家公司的上市以及其他资本市场融资项目提供过法律服务。服务对象不乏美团、京东、拼多多等一线互联网企业。

  虽然官方仅仅表示“不予置评”,但改名再加上高准空降的CFO,外界多猜测字节跳动有推动上市的计划。

  事实上,这并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谋求登陆资本市场,早在2019年,就有消息称,字节跳动考虑在香港或上海上市。不过因为美国市场的影响,字节跳动暂时搁置了这一计划。

  尽管时至2022年中,字节跳动暂时摆脱了政策的负面影响,但是由于疫情、地缘问题等因素反复跌宕,此时依然不是互联网公司上市的最佳窗口。在此背景下,字节跳动依然动作频频,或许源于其自身的焦虑。

  字节跳动的焦虑

  智研咨询发布的《2022-202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市场全面调研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独角兽榜单中,字节跳动的估值为22500亿元人民币,位居全球第一。

  字节跳动的估值自然亮眼,但是却离不开投资者的“滋养”。企查查数据显示,2012年-2021年,字节跳动共完成九轮融资。融资规模与日俱增。比如,2017年字节跳动获得20亿美元E轮融资,2018年又获得40亿美元Pre-IPO融资。

  投资者甘愿为字节跳动掏钱,主要是因为字节跳动在商业上极富想象力。猎云网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字节跳动的营收分别为50亿、160亿、500亿以及1400亿元,增幅均在200%之上。

  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收缩,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此前保持高位增长的字节跳动也不可避免地踩下了“刹车”。

  字节跳动CEO梁汝波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字节跳动实际收入为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经营亏损达147亿元。而今年1月,贝壳财经报道称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营收约580亿美元(约3678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0%,增速较2020年有所放缓。

  据了解,因行业监管等原因,广告行业丢失了教育行业大单客户,行业整体也因政策监管等因素增速放缓,字节跳动也深受其影响。

  这也让字节跳动的投资者们倍感焦虑。2021年11月,彭博社报道,字节跳动最大投资者之一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Group)正寻求出售手中价值5亿美元的字节跳动股票。

  事实上,字节跳动谋求上市不止是对早期投资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为什么是抖音?

  不过字节跳动或许并不打算直接登陆资本市场,而是以分拆的形式,让抖音带领自家国内业务打包上市。

  这一点,从名字可见一斑。开头提到,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

  2021年11月初,梁汝波出任字节跳动CEO时,曾将字节跳动分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板块。其中抖音板块下辖今日头条、西瓜西瓜、头条搜索、百科等国内垂直服务业务。

  字节跳动让抖音打头阵带领国内业务上市,固然是出于全球化战略考量,更重要的,或许也与抖音在商业上更具想象力有关。

  虽然字节跳动靠今日头条起家,但2021年11月,证券时报报道称,今日头条正处于亏损边缘。作为对比,2020年,抖音的营收超千亿,

  尽管如上文所言,抖音的广告收入已经放缓,但是目前抖音依然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数一数二的流量平台。

图源:2020抖音数据报告

  《2020年度抖音数据报告》显示,抖音日活已经突破6亿。极光数据显示,抖音用户总日均使用时长为441.6亿分钟,简单测算可知,抖音单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73.6分钟左右。

图源:央视新闻

  作为对比,2020年,中国成年人单用户日均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长为100.75分钟。这也意味着大部分互联网用户,使用手机时,将70%左右的时间都分配给了抖音。

  一方面手握数以亿计的流量,另一方面,又将流量留在了自己平台内,抖音可以很自然的在自家平台内打造闭环的商业生态。比如,2020年10月,抖音宣布直播间不再支持购买第三方的商品,在广告之外,开辟了电商战线。

  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最重要的资本就是流量和用户关注度。在这两方面都有长足优势的抖音,无疑是字节跳动在资本市场吸引投资者的关键。

  错过最佳窗口期

  虽然抖音在整个移动互联网处于中心位置,但是2022年初以来经济持续低迷,或许也很难给字节跳动以合理的估值。

图源:Google

  以快手为例,自2021年初上市后,其股价就持续下探,截止5月10日收盘,仅报58.5港元/股,较一年前398港元/股的高点下跌85.3%。

  虽然抖音的各方面数据都比快手更好一些,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收缩,抖音的流量也很难无限制地增长。

图源:极光大数据

  极光大数据发布的《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Q3,短视频月活与渗透率分别为8亿与77.2%,较Q1没有明显变化。抖音的月活虽然达到了6.3亿人,但是同比仅增加2.9%,再无此前双位数的高增速。

  字节跳动或许也明白现在的形势,悲观者认为,抖音已经错过最佳上市时机。毕竟,字节跳动估值在2021年7月曾经达到5000亿美元,之后一个月便下降1000亿,并且再难站上去。

  由中证指数有限公司编制的中概互联50指数囊括了国内主要互联网巨头,官网显示,截至5月5日,该指数点位为6335.30点,相当于2017年初水平,近一年跌幅高达50.78%。

  另外,如今的港股市场还面临着中概股回归带来的流动性压力,浅池子养大鱼难免吃力。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5月4日公告称,再将88家中概股公司加入“预摘牌”名单,“预摘牌”名单上的中概股数量达128家,接近在美上市中概股企业的一半。

  对于现阶段的字节跳动来说,上市与否就像一个两边都是深渊的天平,一头有营收放缓,股东不满的压力;一头是上市后估值可能大打折扣的现实。

  不知道面对严峻的资本市场形势,字节跳动的股东们还能不能耐住性子,等到市场回暖。

%d 博主赞过: